您所在的位置:万象彩票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记忆里的煤油灯
时间:2019-08-06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陈明远下了班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商场。今天是儿子八岁的生日,他答应给儿子买张学习桌。这张桌子他早在一个星期前就看好了,白色的桌面,天蓝色的包边,他想儿子一定很喜欢!

桌子搬到家,不到十分钟便组装好了。儿子欢喜雀跃,趴在新桌上念起书来。桌的一角有一盏灯,晕出温柔的暖光。陈明远看着散射的光线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点燃的煤油灯。

陈明远是个七零后,生长在一个偏远的山区。那时候,老百姓都很穷。为了省钱,经常几个房间只点一盏煤油灯,做饭时灯在厨房,一家人便都围在厨房。做好饭后,把饭端到堂屋,灯便也跟着到了桌上。在陈明远的记忆里,家里的油灯总是乌漆漆的,做饭的时候,母亲为了省下一点油,总把灯光调得小了又小。陈明远从小爱读书,每天都央求着父亲去别人家借书给自己看。在陈明远的记忆里,父亲是个黝黑的汉子,很少见他笑。农忙的时候总是早早地出门,天黑透了才回来。农闲的时候又去别的村烧窑打砖,如此辛苦才只能换来薄薄的几张票子。陈明远的父亲是家中老大,下面有弟妹四人,生活的煎熬,在他父亲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这一天,天擦黑才回来的父亲脸色阴沉着如同外面的天气。陈明远跳到父亲面前说:“爸爸,你给我借的书呢?”父亲一拍脑袋,哄他道:“糟糕!因为砖厂上的事爸爸给忘了,明天给你借吧。”陈明远却不愿意,这是父亲第三次推拖了,今天早上说好的一定借回来,如今又要变卦。陈明远上蹿下跳地直闹,父亲大声说道:“别闹了,再闹我就揍你!”陈明远依旧不依不饶挥动双臂嘴里喊着:“说话不算话,真是个骗子。”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煤油灯碎了一地,黄褐色的煤油浸在地上,画出一张悲伤的脸。父亲见状厉声喝道:“叫你不要闹,你还闹,这下可好了,你知道爸爸要打多少砖,才能买得起一盏新灯,你奶奶生病,还吃不吃药了?”说罢便狠狠地打了陈明远一巴掌。

陈明远不敢大声哭,站在一旁直掉眼泪。父亲知道自己下手重了些,拉过明远搂在怀里。父亲看着地上打破的煤油灯,回想自己从小到大都在为吃饱肚子而奔劳,十几岁就扛起了家庭的重担,现在连自己的孩子要看本书都买不起。心里一阵难过,声音低沉地说道:“明远,爸爸太难了!”说罢,竟大颗大颗落下泪来。陈明远从未见过父亲流泪,一时不知所措,母亲也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形,一时也慌了神。她一边拉起父亲,一边推着陈明远让他赶快去睡觉。

半夜陈明远起来上厕所,听见里屋的母亲说:“他才十岁,你不该打那么重!”父亲没有说话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!陈明远心里一阵难过,躲在被窝里呜呜地哭了一夜。

……

陈明远望着灯出神,想起过世的父亲来,竟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眼眶。母亲走过来拍了他的肩膀问道:“怎么了,坐着一动不动的?”

陈明远看看母亲花白的头发,心里又是一阵心酸:“妈,我想起咱家的煤油灯了!”

母亲也呆坐一旁说道:“唉,我也多少年没有见过它了。”母亲也深深地陷入了回忆里,仿佛这回忆里满是煤油的味道,熏得母亲直掉眼泪。母亲用围裙擦了一下眼泪,有点难为情说:“别难过了,好在现在日子越过越好了。”

是呀,日子越来越好了。陈明远高中毕业后,来到铜城煤矿上班。他继承了父亲吃苦耐劳的精神,工作步步高升,收入也越来越高。他先是给老家修葺了房屋,后来娶妻生子,又在城里买了房,把母亲也接到了身边。

国家越来越繁荣富强,自己的日子过得也一天比一天好。从煤油灯到电灯,从日光灯到现在的节能灯,陈明远感谢国家给自己带来的好日子!作者:□张 帅(新桥煤矿)
 

77彩票官网 快3彩票 易购彩票-万象彩票 77彩票-官网 77彩票|77彩票官网 快3彩票---万象彩票_欢迎您 快3彩票网 2元彩票网平台 快3彩票万象彩票 快3彩票-万象彩票